本版主持:習風
   中國有始以來最大的土地市場正在形成。作為一個農家子弟,如果這一次你還不能享受到改革帶給你的紅利,你真的是‘再苦不能怪政府’。
   又是一個一號文件!自2004年以來,中央每年的一號文件都是聚焦三農(農業、農村、農民)主題,今年也不例外。只不過,今年人們更關註的是農村土地流轉問題。
   如果說改革開放三十年,只是給了農民當候鳥的機會,那麼這一次“賦予農民更多財產權利”,給的將是農民和農家子弟最大的一次政策紅利。
   多少年前,毛澤東曾說:“知識青年到農村去”,“很有必要”。今天,知識青年到農村去,更有必要。畢竟,前者多從國家大局需要的考慮,而後者,於國於己,可謂相得益彰。
   “在符合規劃和用途管制的前提下,允許農村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出讓、租賃、入股,實行與國有土地同等入市、同權同價,加快建立農村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產權流轉和增值收益分配製度。”儘管中央文件也說,改革不會搞“一刀切”、不追求一步到位,允許採取差異性、過渡性的制度和政策安排,但是,毫無疑問,農村新土改已經啟動了。
   作為農家子弟,這個時候你不回去,還等什麼?帶著你的知識技能,帶著你的思想觀念,帶著你的資金設備,帶著你的宏偉藍圖,回到你熟悉的農村去吧,那裡,有著更多商機。
   為了讓自家確權的土地不被“組織上”代理
   你得帶著維權觀念回去
   農村土地,無論是否被確權,所謂出讓,過去現在基本上都是村委會幾個人來“代理”。這個,你不能怪罪自己的父母,多少年來,他們都是聽組織的話,而村委會,是離他們最近的組織。
   幾天前《人民日報》報道的河南省內鄉縣桃溪鎮寺河村張溝組農地被流轉就是典型的例子。一年前,張溝組組長常俊峰拿著表格,挨家挨戶讓大家簽名,於是這1.2萬畝土地就列在名為茶葉公司實為房地產開發公司老闆石愛民的名下,於是,這裡的小麥、玉米、芝麻、花生地和漫山遍野的經濟林全被連根拔起,世外桃源成了黃土高坡。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是包括村、鎮、縣裡的“組織上”為農民“作主”了。“組織上”的這夥人得了房地產開發商什麼好處不得而知,但是,土地轉讓的壞處算是讓農民親身體會到了。以張溝組村民徐宗一家4口人為例,他家原有兩畝半口糧田,13畝橡子林,自家地里每年收的玉米、小麥除了自家吃,能賣3000多塊錢,坡地種的花生、芝麻拿出去就可換錢,橡子樹的橡籽每斤賣一塊二,橡殼能賣五六毛,連樹葉每斤都能賣三毛;但是現在,他家一年才發1370塊,人均每天三塊七毛五。
   這樣的例子不是個別,在中國廣大的農村,對於幾十年都沒有行使自己主人地位的農民,這樣的現象太普遍了。或許正因這這個原因,中央一號文件特別指出,“土地流轉和適度規模經營要尊重農民意願,不能強制推動,農民想種自己承包的地,就讓他自己種,任何人無權干涉。”可事實上,對於在土裡刨食的農民,每一個芝麻大的官都有能力干涉他們。
   如果你承認確權的土地是中央給予農民的最大財產權,那麼你就應該以農家後代的身份回到農村,帶著自己的思想觀念,帶著自己的維權意識,把這個財產權牢牢抓在手裡,讓它產生巨大的經濟效益。
   為了讓你家確權的土地“生長”黃金
   你得帶著你的知識和技能回去
   “土地是財富之母”,這句話無數次被驗證,也無數次被證偽,為什麼,因為土地的價值除了取決於地理位置之外,許多時候取決於開發者本身的素質。
   同樣是那片土地,浙江大學畢業生楊嬌陽牽頭成立田禾糧食專業合作社,把600畝土地變成了水稻穩產高產示範區;同樣是那片土地,昔日的河南濮陽文科狀元郭可江放棄在北京的工作,在家鄉的土地上把自己“種”成了富翁;同樣是那片土地,湖北宜昌的羅偉組成的6人海歸團隊,硬是在1000畝土地上種出了行銷全球的原生態藍莓……
   從傳統的意義上講,大學生們回家是為家鄉的建設事業作貢獻,不是嗎,他們的成功客觀上拉動了家鄉的發展;但是如果我們從個人選擇的角度看,選擇市場忽略而具有市場前景的行當,除了是一種智慧,還是一種膽略。
   我們的祖先,一輩一輩在土裡刨食,他們沒有刨出黃金,不是因為地里沒有黃金,而是因為他們沒有知識和技能。“走遍東西南北,我還是最愛我的北京”,除了感情因素之外,還因為你在“走”的過程中知識和技能發生了變化,在你眼中,或許滿地都是商機。
   當你在為著城市的房價太高承受生存壓力的時候,當你為自己學無所用而一籌莫展的時候,當你壓根兒就在城市找不到工作或失業待業的時候,當你厭倦了打工生涯而想當老闆的時候,帶著你闖盪世界學到的知識和技能回到家鄉去吧,在那裡,你很快就會發現你的決策與插秧一樣——“退步原來是向前”。
   為了在中國千年難遇的農村土地市場中抓到機遇
   你必須帶著你的資金搶先進入
   中央一號文件說:農民住房財產權(宅基地)可試點抵押、擔保、轉讓;在落實農村土地集體所有權的基礎上,穩定農戶承包權、放活土地經營權,允許承包土地的經營權向金融機構抵押融資;扶持發展包括專業大戶、家庭農場、農民合作社、農業企業等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很顯然,一個以農村土地為中心的龐大市場即將形成。
   如果說過去改革開放三十年的土地市場由政府壟斷的話,那麼即將形成的農村土地市場,將呈現百花齊放的局面。對於一片片永遠需要價值重估的農村土地,無疑,誰先占有,未來的巨大財富將掌控在誰的手中。
   當我們帶著這種眼光來看等農村土地市場的時候,我們就會發現有先見者已開始捷足先登。據《華西都市報》報道,在北京就有許多商人,在自己或親人的老家收集同村鄉親的身份證辦起“合作社”,以合作社名義到大城市招徠租地者,估摸出租地面積和種養殖意向後,回到本村以低廉價格預先流轉土地或使村民以土地入股成為土地股份合作社,再加價轉手租出。
   不僅如此,儘管歷年來的中央文件都提出確保不出現“非農化”和“非糧化”問題,但是在有關部門調查的農村土地流轉中,有很大一部分都在“打擦邊球”,不是講“旅游農業”,就是講“體驗農業”。上文提到的河南省內鄉縣桃溪鎮寺河村張溝組的農地轉讓,玩的就是偷梁換柱這一招。
   改變農業用地的利潤有多大?無窮大。改變農業用地的風險有多大?幾乎為零。當一片片森林被砍伐,想要恢覆沒有上百年無從談起,對於地方政府的官員們來說,不可逆的現實一定會讓他們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所以,你帶著資金回農村,不管是自己做中介,還是冒名做農村合作社,抑或是掛驢頭賣狐狸肉般地做農業企業,其回報都會超出你的預想。不過需要提醒的是,你得把地方政府官員照顧好,否則你肯定行而不遠——畢竟,在十八屆三中全會公報中,接著“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還有“更好發揮政府作用”下半句。
   習風新浪微博:@習風吹
   郵箱:782704869@qq.com  (原標題:知識青年到農村去很有必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pxzhylccd 的頭像
ppxzhylccd

standby

ppxzhylcc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