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逃離村子的第九天了,42歲的武學里離家越來越遠,他開始想家了,但為了不失去維持家裡12口人生計的兩畝半土地,他只能繼續選擇在外流浪。武學里是河北省永年縣廣府鎮呂堤村村民。他如今面臨兩難選擇,要麼在外躲著,要麼回村簽字交地。(1月13日《中國青年報》)
  生命總是伴隨著意外。當村民不敢回家種地,而不得不在外“潛逃”的時候,或許太過讓人大跌眼鏡,然而就是這樣一場荒誕的鬧劇正在河北上演,不知道這一場超越常規的“徵地大戰”到底何時方能偃旗息鼓。筆者在為村民的不幸遭遇而感到憂傷的同時,更為當地政府如此作為感到無比的憤怒。
  當然,以租代徵是否違規目前還有待討論,但永年縣相關部門卻安排將近數百人工作組駐扎在村裡,不難發現,當地官方著實早已對於徵地早已做好了充足的心理準備,時刻準備著持久戰。讓孩子的教育、家屬的公職成為徵地的籌碼,及時運用強制手段,不難看出,當地政府為了徵地成功可謂是絞盡腦汁、“不擇手段”。然而,不知道當地政府是否曾經想過,當徵地演變成為如此“天怒人怨”之時,為何還仍然繼續的堅持?
  更為讓人感到匪夷所思的是,徵地的消息是伴隨著浩浩蕩盪的救護車與警車一同來到村子,筆者不知道如此作為其初衷到底是為如何。難道官方已經做好流血衝突事件的發生,方纔讓救護車隨時可以救援,讓警車可以隨時防備暴力事件的發生?不知道思維如此縝密的當地政府為何沒能夠明白村民的訴求。如果讓村民僅僅只能通過“外逃”而逃避簽地交地,太過於天荒夜談。如果村民的基本權益是被原本的保護者“巧取豪奪”,到底該讓弱勢的村民走向何處?
  或許,騰出地方新修學校和醫院其初衷確實是希冀強化基礎設施建設後便民利民。但是,在項目的推進過程中當地政府應當隨時傾聽群眾的利益訴求,而不應當只是簡單粗暴的讓徵地推進。如果村民與政府之間的“魚水情”演變為貓鼠游戲,這是對於“為人民服務”執政理念的莫大踐踏,更是對於“人民公僕”稱呼的羞辱。
  文/朱志  (原標題:徵地就得做好流血衝突的準備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pxzhylccd 的頭像
ppxzhylccd

standby

ppxzhylcc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